夏威夷之旅,第肆日

在飞往夏威夷的航班上,领导诵读Maui Revealed,正好把"Hana Highway Sights"这部分给读完了,图文并茂,28页之多。因此,趁热打铁,我们在Maui的第二天就前往著名的Road to Hana

Hana highway是Maui岛上最著名的drive way。根据Wikipedia上的信息, 这条全长68英里(109公里)的公路,通常开个单程需要3个小时。为什么这么慢?因为全程都是九曲十八弯的路,据说总共要转620多个弯,要过59座桥,其中46座桥是one-lane的,就是双向一次只能过一辆车。其余部分,也是一个方向只有一条lane,大部分时间之内以10 miles ~ 20 miles/hour的速度前进。道路穿梭在热带雨林中,很多时候,开在环山公路上的时候,一侧是海。这条公路,连接着两个小镇, Kahului和Hana。而开车通过Road to hana作为一个重要的娱乐项目,并不是为了从Kahului到Hana去,而是为了这几十英里沿途的各种风光。

这段公路的标识很有意思,每隔一英里有一个标志,写着1 mile, about it 2 mile, web 等等。沿途绝大部分地方没有什么对景点的明确标识(其实路上出现一个小突出,能暂时停车的时候,通常就是有景点了)。Maui Revealed这本tour book,在28页的篇幅里介绍景点的死后,就会告诉你在那两个标识之间。你看到了相应的标识,就可以开始留意,准备找地方停车了。一路上景点太多,最好在出发之前根据兴趣做一些选择,否则一天没准逛不完。对了,千万别忘了驱蚊水,这一路上太有用了。容易晕车的乘客要吃晕车药哦! 还有,出发之前要有足够的汽油。

我们是早上9点多左右,开始我们的Road to hana之旅的。我们是顺时针开的,从西往东开。开进去,很快兩侧就是热带雨林的地貌了,气温很舒适。很快发现,这条道很适合开敞篷车,因为那样视野会更好一点,而且很多时候抬头可以看到盈盈的绿色树丛。可惜,我们那天租得不是敞篷车。当然了,敞篷车也有两个坏处,一个是给蚊子大开方便之门,另一个是这一路上一会下雨一会不下雨的,来回开蓬关蓬也还是挺麻烦和狼狈的。路上也见到很多开Jeep Wrangler的,感觉也很适合。

一路上的山间有很多小瀑布,能看到多少取决于当时季节的降水量。另外,很多瀑布不是直接能看见的,需要Hike一下才能看见。如果你有心找瀑布的话,别忘了穿上适合Hike的鞋,另外就是 ….. 驱蚊水!切记切记。我们随路看到一些山间的小瀑布,也Hike到过一个小瀑布。不记得具体位置了,但是要穿过一片芭蕉树,顺着一条大家踩出来的路,走过一小段湿漉漉的石头路,会走到一个小池塘边,看见了一条小小的瀑布,:)。


(这张怎么这么难看?? 哈哈,因为是我自己照的)

另几个我们见到并有幸拍了下来的瀑布: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瀑布还有很多。愿意先睹为快的朋友,可以看这里

Hana Highway沿着山伴着海得绵延前进,路上遇到Bay的时候,就能看到山和海组成的动人景观。比如,这样的 (Honomanu Bay,在12 mile marker和13 mile marker之间):


(by IHP on flickr)

我们最喜欢的一处景观是在Ke’anae Coastline。在16 mile marker和17 mile marker之间有条岔路从Hana highway上离开,往前开到底,就是Ke’anae。我本来已经开过了岔路口,在领导的坚持下才折返。Ke’anae是一个海边的植物园。我们开到的时候大概是日当午的时候。再献丑贴几张我们自己照的照片吧:

有一个湾里,海浪特别大,不停得拍打着礁石:

在Ke’anae,休停了一番,我们继续延路返回到Hana highway的正路上。如前面一样,还是开开停停,遇到能停车的地方就停下来欣赏一番景色,或者小Hiking一番。

继续往前开,在刚过了25 mile marker,有另一条大的岔路,叫做Nahiku Road,通往一个叫做Nahiku的小村落。这一道最大的特点就是绿了。两侧的树林将路遮得严严实实,在最终达到海边之前,就是一路满眼的绿色。


(by *amelia* on flickr)

据说因为这里的潮湿,这里是降雨较多的一个地方。果然,一分钟前,我们还在欣赏大海,一分钟后,一场阵雨就没什么征兆的袭来。我们仓惶逃回车内,开回Hana Highway,没一会儿,竟然又晴了。

继续往前看,路变得相对直了起来,道也宽了不少。开过32 mile marker,可以看到标志通往Wai’anapanapa (绕口啊!!),这里是一个state park,有地方picnic, information pills 还有地方camping。但是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片真正的volcanic black sand beach。


(by *amelia* on flickr)

我颇花了一会儿时间说服自己,我看见的不是煤灰,而是真正的沙滩,只不过是火山熔岩形成的黑色的沙子。


(by Kaizoryn on flickr)

走了几圈,手脚并用,终于确定不是煤炭了,铺上沙滩巾,躺下歇息一会儿,吃领导前一天做好的sandwich。抬头看见一颗椰子树,感觉不错,也许是累了,在海浪声中迷迷糊糊得睡着一会儿。实现了我在夏威夷海滩睡觉晒太阳的理想。

没多久,大晒了,清醒过来,在state park的其他地方转了转,然后继续上路。没有多久,终于到了town of Hana。比较有意思的是Hana附近的山坡上,满山便宜的牛阿马阿,形成了热带农场风光。忘了什么原因,也许是急于赶路,我们没有在Hana Bay停下,从而错过了在看了Black sand beach之后看看red sand beach。

虽然知道往南的路可能不通,我还是想侥幸试一试,这样可以从Maui岛最东南端,往西绕回Kehei,这样就不用走回头路了。离开Hana,继续沿着东海岸往南走,很快路又变窄了,比起到Hana之前的路,更加曲折难开。几乎只要有车相向而来,都必须有一个方向的车停下来等对方通过才能继续前行。终于,在离开Hana十几英里之后,在某一段路,发现前进的路已经封上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往回开,走回头路了。看看表,大概3点半了。根据昨天的经验,6点左右天大概就全黑了。考虑到这一路的曲折和没有路灯,我们决定全力往回赶,争取在天黑之前开出Hana Highway。于是,不再欣赏风景,开始头文字D!

一路小心翼翼得“飙”,终于在6点之前开到了Pa’ia,开进了有路灯的区域。路上找了个地方吃饭,然后回到Hotel,高度紧张得开了一天车(挺过瘾的),很累,很快就睡着了。我们的Maui第二日也就结束了 (我们这一天胡乱拍下的相片)。因为Tour book就读完Hana Highway这部分,第三天,要开始漫无目的得play by ear了。:)

[tags]2007 Winter, Hawaii, 夏威夷, Maui, Hana, Hana Highway, Waterfall, Ke’anae, Nahiku, Black Sand Beach[/tags]

前一天的Hana之旅比较累人,在Maui的第三天我们打算休闲一点。唯一确定下来的活动就是当晚的Old Lahaina Luau

睡够了起来,小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从Kihei顺路往南开,随便找个South Maui的海滩呆一呆。从Hotel出来,顺着沿海的South Kihei Rd往南开,一路上都是每隔一会儿就会看到一个海滩。开了一会儿,就到了Wailea。到了Wailea才知道Kihei的Hotel档次不够。Wailea,延路都是很不错的Resort,整个区域,经过人工精心修整裁剪,显得非常漂亮。我们无缘跑到这些Premier Resorts里面去逛逛,但是就沿路开着,整个Wailea区域感觉就是一个漂亮的园林。阳光,蓝天,海滩,建筑,草地,棕榈树,花丛,还有高尔夫球场,和Kihei形成了完全不一样的风光。如果说Road to Hana的一路上时天然的错落的绿,那么Wailea区域,就是人工的整齐的绿。估计那些在Maui度假一住几个星期或者数月的人都呆在Wailea了。

我们随便选择了一个Wailea的beach,叫做Ulua Beach。这个Beach不是很大,早上十点多了,人不算特别多,应该不是一个很popular的beach,沙子挺滑的,水还算清。


(by Jenmomma on flickr)

看到有一些人在Snorkeling,我们也跃跃欲试。于是拿出来第一天在Kmart买的mask,开始尝试。领导会游泳,我不会(惭愧惭愧)。但是Snorkeling理论上不需要会游泳。首先,因为海水本身应该有足够的浮力,只要身体放松就应该可以浮起来,另外,Snorkeling的Mask首先遮住了眼睛和鼻子,另外有个管子,一端可含在嘴里,另一端在水面以上。带着Mask,就可以把头埋在水里,睁着眼睛看水里的东西,通过那个管子来呼吸。当然,说起来容易了。我还是颇折腾了几次,勉强能够用狗爬式在水浅的区域游荡。可能我们离岸太近,在Ulua Beach试了几次,没有在水里见到太多的鱼。但是掌握了简单的Snorkeling技术,还觉得不错。领导还在继续游的时候,我回到沙滩上歇息。据说Ulua Beach是一个Diving还算popular的海滩。果然,我就先后看到了好几组人全副武装得在教练的带领下从这里下水去Diving。

在Ulua Beach折腾到中午,吃了点自带的Sandwich。然后考虑下午的活动。因为我们还有两张植物园的票,决定先去那里看看。车开到那里,正好逢一大片乌云覆盖过,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决定直接奔Lahaina去了。从南部到Lahaina,要经过Highway 30。Highway 30顺着西海岸往北去,左手边几乎一直都是海,风光不错。开着车窗,吹着海风,很是惬意。

到了Lahaina,先找到了晚上看Show的地方。然后,把车停下。Luau要在下午5点左右开始。所以我们决定先在周围转转。逛了一个小mall,买了一些纪念品,和开始收集打算寄给朋友的post card。顺道消灭了在DQ购买的两大个冰淇淋(用上了Entertainment Book里的coupon)。来之前,听说Lahaina的downtown是Maui岛上最有night life的地方。虽然还没到晚上,我们打算先侦探一番。后来才知道,我们停车的地方已经在downtown以北了,我们还在继续往北走,所以这个下午始终没有见到传说中的downtown。看到路两侧的民居,颇有热带风情(至少都是用热带植物来做绿化)。

有一侧的房屋还直接临海,简直是太爽了….

终于,时间差不多到了五点。Old Lahaina Luau。就要开始了。Luau是一种夏威夷式的宴会。通常包括夏威夷食物的Buffet(自助餐),酒水,还有夏威夷歌舞。而在Maui岛上,最出名的Luau就是Old Lahaina Luau。如果感兴趣Luau的话,Maui Revealed上也认为这里是Best Bet。这里的票,可以在网上预订。$89+tax一个人。订得越早,位子越好。有两种位子,一种是离舞台很近的,坐在传统夏威夷毯子上的座位,另一种是在外围做普通椅子的。两种价格一样。所以要尽量争取早订。

5点多开始入场。入场的时候会发给每个客人一串鲜花,夏威夷语叫做Lei。每个客人都把这串Lei挂在了脖子上。然后夏威夷装束的小伙子将大家引导到各自的座位上。这个时候可以点酒水,主要是各种热带风情为主题的鸡尾酒。无限量,随便喝多少。愿意给小费可以给。

随后,大家可以在场地内自由活动。场地就在一个海滩边上,直接面向大海。此时正是日落的时候。

在沿海的沙滩上,有当地人在展示不同的夏威夷风俗。有用芭蕉叶在编织各式各样的东西(草帽啊,鱼啊,花啊等)的,有在教大家开椰子壳的,有在教客人跳夏威夷舞的,有卖当地小礼品的,有教小孩儿玩夏威夷人的游戏的,等等。客人们就游荡在一个个不同的活动中。大概到快6点,在Buffet开始之前,向客人展示已经烤了12个小时的烤全猪。烤猪埋在一个沙坑内,两个夏威夷壮汉,在大家的围观下,将覆盖在上面的沙子一点点挖去,随着香味四溢,烤猪渐渐露出面貌:

烤猪肉,正是Buffet中的一道重要的菜。这时候天基本已经全黑。会场里到处都点燃了火把。Buffet差不多就开始了。Buffet都是各种夏威夷特色的食物。显而易见,烤猪肉是最受欢迎的。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奔之而去。其他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食物,反正都号称是夏威夷式的做法。每人装了一大盘,开始狼吞虎咽。

等大家吃上几轮(我们战斗力比较弱,也就吃了一轮),又喝了不少酒水。中间台上,就开始表演夏威夷歌舞。主题是夏威夷的起源吧。


(by kabsandiego on flickr)

第一次集中的看夏威夷歌舞,还是很新鲜的。歌舞大概表演了三四十分钟。主持人来到台上,询问有没有来度蜜月的,有没有来庆祝周年的夫妻,等等。然后邀请所有in love的couples来到海滩上,在Hawaii Wedding Song的伴奏下,在刚入夜的海滩边共舞一曲。偶们也去凑合着浪漫了一把,:)。

到这里,整个Luau也就开始散场了。一场夏威夷式的盛宴在夏威夷式的欢歌中散去…

在黑夜中,我们吹着海风,沿着Highway 30,南下回到Kihei的Hotel。第三天带着烤猪肉的余香结束了。

[tags]2007 Winter, neurologist
Hawaii, Maui, 夏威夷, Lahaina, Old Lahaina Luau, Ulua Beach,Wailea, Snorkeling[/tags]

Dynamic instruction scheduling (DIS) 是Out-of-Order (OoO) execution的最重要的基石,而OoO被广泛的应用于现代的计算机处理器(processor)中。我从来没有想过其历史发展的过程,直到今天非常偶尔得从水木CSArch版的一篇文章给出的一个链接,读到了一位计算机先驱Lynn Conway的生平。这个说起来也是旧闻了,但是我孤陋寡闻,直到今天才知道。

我在Lynn Conway的主页上大概得读了一遍她的自传(Retrospective)。大概是这样子的:她生来是“他”,但心理其实是“她”。做为男孩长大,去MIT上学,毕业,辗转之后来到了IBM,加入了IBM-ACS项目。在这个项目中,他在1966年发明了Dynamic Instruction Scheduling。同时,他越来越渴望真正的成为“她”,希望通过换性手术来实现这一点。当IBM高层了解到这个情况之后,于1968年将他给辞退了。此前不久ACS项目被取消,大量的技术文档和资料没有得到的适当的保存,以至于后来被业界给忽略和遗忘了。但是DIS的想法还是传播了出去,在80年代被广泛研究,并于90年代成为主流,最后几乎被所有重要的通用处理器采纳。不同的研究者随后声称了自己是DIS技术的发明者,但是ACS最为最早的探索OoO并发明了DIS的项目被遗忘了。

在被IBM辞退后,他前往墨西哥完成了变性手术,终于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她“。随后,她更改了姓名(为Lynn Conway), Gastritis
远离了所有亲人和朋友,包括自己的两个女儿(她不被允许探望自己的女儿)。她用新的身份,从头开始,从contract programmer做起,在1973年加入了Xerox PARC实验室。牛人到那里都要发光,她在Xerox PARC的工作使她成为VLSI design技术的创始人之一,并写下了著名的教材Introduction to VLSI Systems。在1985年她被Umich聘为教授和Engineering School的Associate Dean。并于1989年入选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本来,她想像其他很多变性人一样隐藏自己过去的历史。但是,90年代末的时候Clemson University的教授Mark Smotherman试图重新整理关于ACS项目的历史,重建其在计算机历史上的地位,但是由于项目取消时很多资料和文档没有很好的整理,这段历史难以恢复原貌。正好Lynn Conway在31年前离开IBM的时候,保存了详细的技术资料。在意识到自己的秘密早晚会暴露于人前,她决定悄悄得开始揭示自己的身份,不再隐瞒自己变性的历史。并且,可以把她拥有的ACS的资料提供出来,以便完整得恢复ACS项目在计算机发展史上的地位。

她主页上的自传详细得回忆了她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和喜悦,以及个人在事业上的成就。也为人们提供了一个了解变性人这一通常不为世俗所理解的弱势人群的窗口。建议大家有空可以读一读。

关于ACS历史地位的恢复,我在回忆录中看到这么一段

While in California, pilule
I also had a chance to meet with *John Hennessy, viagra
Dean of Engineering at Stanford and co-author of a widely respected book on Computer Architecture. I showed John my ACS archive and went over the details of the whole situation with him, leaving a copy of the archive with him for later reference. My read on his reaction was that he saw this stuff as a pretty big missing link in computer history. Hopefully new editions of his book will at least have a footnote about the ACS story and my role as innovator of multiple, out-of-order dynamic instruction scheduling. [ *Just after this visit, John was named to be the new Provost of Stanford. Later, in April 2000, he became the new President of Stanford University ].

我手边正好有John Hennessy和David Patterson合著的Computer Architecture: A Quantitative Approach一书的第二版(1996)和第三版(2002)。随手翻了一下进行了比较。对比了一下其中关于ILP的Historical Perspective的章节。第二版是4.11,第三版是3.15。

第三版果然在The Development of Multiple-Issue Processors这一节一上来就补上了ACS这一段,Lynn Conway的名字也出现其中了。 算是为ACS的历史贡献正名了吧。

[tags]Lynn Conway, DIS, OoO[/tags]

转眼就到了在Maui的第四天了。一早起来,我们决定还是沿着海边往南开,看看那边的海滩。和昨天一样,开过Kihei,然后到Wailea。在开过了花园般的的Wailea之后,道路渐渐变得狭窄,路面也不如Wailea平坦,这就是Maui西海岸车所能到达的最南的Makena。沿着Makena Alanui Rd往南,路边出现一个个碗状的小海湾,从车上就可以看到有人在钓鱼,有人在浮浅或者diving。


(by laugh love live on flickr)

继续往南开,路越发的窄,到后来,路竟然都是没有pave的。路两侧都是黑礁石。到最后,我们开到了这条路的尽头,无法继续再前进了。下车看了看,是一片黑礁石海滩。和在去Hana路上看到的Black Sand Beach不同,这里的纯粹是大大小小的黑色火山岩碎石,而不是细细的黑沙。这里就是La Perouse Bay, ed
Maui西海岸车可及的最南端。


(by peyri on flickr)


(by Oldvidhead on flickr)

根据Maui Revealed,这里应该是一个浮浅的好地方。但是我们观望了颇有一会儿,首先没发现这里有足够平整的海滩能铺开海滩巾,其次没见到有其他人在这里浮浅。后来问了一个巡警,他说,让我们往回开一段,看到一个停车场了,停下往里走,能到一个不错的可浮浅的地方。

于是我们又重新开回坑坑洼洼的石子路,往回开,开了不到2英里,果然有一个还算大的停车场。停下车,在停车场并不能见到任何海滩。但是看见有条路网下去。于是带上装备。顺着一条黑石子路往前走,大概走了不到5分钟,又来到了海边。还是一片小小的黑石子海滩。已经有不少人聚在这里了。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隐藏的小海滩叫什么名字。Maui Revealed似乎管这里叫做Dumps,但是网上却没有关于这里的信息。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属于Ahihi Kinau Natural Area Reserve。

这个海滩本身也像一个小碗,近海岸的地方有很多礁石。看见很多人已经在浮浅了。我们也跃跃欲试了。换了衣服,带上Snorkeling Mask,我们也下水了。适应了一会儿水温,我们也开始把头埋到了水下。果然是礁石多的地方鱼多。在离岸很近的靠近礁石的地方,我们就看到了很多五颜六色的鱼。从昨天在Ulua Beach几乎没见到什么鱼到这里见到很多各种各样的热带鱼,真是一步登天。前后下水玩了好几次,我们发现,我们还是缺少一些装备。比如,fin对浮浅来说几乎是必须的,几乎人人都带来了,而我们没有。没有Fin,我们就不能很省力的游,能游出的距离也有限。另外如果再带上floater,对于不会游泳的我来说,会更好一点,会敢往水更深的地方游。而这些装备,如果不想买的话,在Kihei都是有租的,租金并不贵。即使这样,在海里飘着,头潜在水里看着游来游去的热带鱼,心情还真是不错。

玩了几个来回,我上岸了,领导还在继续游。我翻出Maui Revealed读读,想找点活动。看中一个下午出海的sailing tour,一艘叫做America II的帆船,在Lahaina上船。征得领导同意后,我打电话去订了下午4点的船票。

领导上岸后,休息了一番。我们决定往北开,找一片正常的海滩(非黑石头的),吃吃东西,睡个午觉(对了,我来夏威夷最大的目的就是能在海滩上晒晒太阳睡睡觉,:)),然后再去Lahaina坐船。于是我们驱车往北,见到一个大停车场,就停下了,一看是著名的Big Beach。我们就停下车。往海滩走去。

可以说Big Beach是我们到夏威夷这么些天之后,最符合我们原来想象中的夏威夷海滩形象的海滩了。Big Beach大概能有一英里左右长。非常开阔。沙滩的宽度也不小。沙子非常细,水也挺清的。


(by Dave Mantel on flickr)

当午的时候,太阳将沙子晒得很暖和。我们找了一处,铺上沙滩巾,坐了下来。长长的海岸线上,看到人们在从事这各种各样的水上运动。最主要的是抱着板,顺着海浪被冲到岸上。我们吃了点东西,涂上足量防晒霜,我开始躺下睡午觉晒太阳,领导开始看小说。


(by Steve Coopat on flickr)

睡了半响,坐起来,看到海中间著名的Molokini,不禁心动。我们知道有很多tour到Molokini去浮浅。经过两天的小规模浮浅,我们也心痒痒,想到还中间去试试。心动不如行动,我翻开tour book,找了一下,找到一个推荐的tour,然后马上打电话去订了明天一早的tour (详情下篇游记再表)。


(by Randy G on flickr)

休息够了,我们沿着海边从海滩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任海浪拍打着脚。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该去Lahaina坐船了。于是我们再次上路。上路之后,发现GPS说我们勉强四点能到。觉得可能迟到了,赶快打电话给订票的地方,订票的说4点的船,3点半就要boarding。我们无论如何是不可赶到了,帮我们把票改到了后天下午2点半 。

这样,我们就不用赶了。但是还是打算到Lahaina去转转。开到Highway 30上,想起书上提到在30号路上7 mile mark到9 mile mark之间有两个scenic lookout,是有可能能从岸上看到海里的鲸鱼的。每年12月份到来年5月份,正是鲸鱼(主要是humpbacks)来到Maui海域繁殖的季节。于是我们找到其中一个scenic lookout停下来,碰碰运气。

从山上往下看海,风景不错,不过我们看了一会儿,除了看到几艘试图看鲸鱼的船之外,不出意外没能看见鲸鱼。于是继续往Lahaina开。开了一段,突然领导指着路侧大叫double rainbow, about it
double rainbow,我往右一看,果然有清晰的彩虹架在山间。一个急刹车,我停在了路边。听见后面蹭蹭几声,又有几辆车,也挺了下来。

下车后,发现,虽然出着太阳,但是还飘着很小的雨点,而山间果然驾着彩虹,而且是两条同时出现,我们有幸看见了传说中的夏威夷的double rainbow。照得不是很清楚,不知道大家能不能从照片中看到外侧的第二条彩虹。


(大图)

在进入Lahina之前,快日落了,我们停在了路边的Puamana Beach Park,在海滩边,看了日落。

心满意足得继续往Lahaina去。到了Lahaina,天又已经黑了。不同于昨天,我们这次终于开进了正确的Lahaina downtown。也就是front street上最热闹的一段。我们找到一个停车场,停下车。Maui Revealed上Lahaina Town那部分(第四版的47页的地图)有关于parking的详解。我建议大家不要费劲一定去挤free parking。据我发现大的停车场,停车费并不贵。

停下车后,已经天基本全黑了。Front Street一侧是靠海的。在这条靠海的路上,两侧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店。主要是画廊,饭店,卖纪念品的,和ABC Store这样的小百货店。不靠海的那一侧,还有几个中等大小的mall,其中一个甚至还有一个电影院。路灯和店里的灯光,在夜幕下,给整条街笼罩上一层金黄的颜色。

我们到热闹的Cheeseburger in Paradise吃得晚饭,说实话Cheeseburger的味道一般,但是氛围很好,店内布置得也很热带风情。晚饭后,我们在downtown逛了几个小时,继续买进纪念品。领导买了一堆各式各样的带点夏威夷风情的首饰。

同昨夜一样,伴着海风,我们南下回到Kihei的Hotel,结束了在Maui的第四天的旅程。

[tags]2007 Winter, Hawaii, Lahaina, Maui, Makena, Snorkeling, Big Beach, 夏威夷[/tags]

Tags: , , , , , , ,

  1. yj’s avatar

    太爽了,这日子过的。模模糊糊地看见第二道彩虹。

    Reply

  2. mcdull’s avatar

    Double Rainbow!! Yeah

    Reply

  3. mcdull’s avatar

    到夏威夷睡午觉,说来还真是很不错啊:)

    Reply

  4. VIVIAN’s avatar

    照片真美,期待ING。。。

    Reply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