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sper

Whisper

毕业典礼

前天,参加了毕业典礼,掐着指头一算,从小学起到今天,竟然念了22年的书,总算是到了头了。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欣喜,感觉就是又完成了一个任务,该往下走了。

毕业典礼上,Businessweek的President和CEO William P. Kupper Jr.作为特邀向新毕业生致辞。虽然我不太喜欢听说教,但是还是觉得他的此番致辞中的几个观点(虽然也是老生常谈)是很实用,是值得一直提醒自己的,所以也写到blog上来,和大家共勉一番。

首先是他送给毕业生们的三点建议:

  • Embrace change
  • Make difference
  • Follow your passion

相信,这几点是很容易理解的了,能不能经常提醒自己做到这几点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现代社会,科技和文化的发展速度都是一日千里,我们需要开放自己的思想,随时准备接受新事物,学会使用新事物,不要固步自封。Embrace the changes,是一种很重要的心态。William提到一个故事,某个人去面试一个职位,面试官最后问他,如果你要写一个你过去几周工作的总结,最后一句话你要写得是什么。那个人想了几分钟,说,我要写得是”I made a difference”。我的理解是,无论在顺境逆境,人需要一直给自己制定目标。要让一个星期后的自己和一个星期前的自己,在某个方面make a difference,无论是工作也好,生活也好,哪怕是打穿一个游戏也好,不能无所事事的晃过那么一个星期。从长远来看,一个星期内make a difference,积累成一个月的difference,积累成一年的,积累成一个时期的。这也是一种生活态度问题。工作,事业,需要passion,需要热情,才能有动力往前走。我觉得这一点很难,按部就班走到现在,很难知道自己的真正的passion或者兴趣或者天分是在什么方面,希望不要发现得太晚。

然后,William又说道,这一代毕业生,作为”digital native”,一定要注意到并利用两个趋势

  • Globalization (全球化)
  • Information Technology

这个想必大家也都耳朵听出老茧来了。但是总得来说,这就是一种开放的学习的心态。只不过全球化和信息技术是两点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是需要特别注意和跟进的。如果你没有意识到他们在你生活中的作用,那你就out of time了。

知易行难,在这里做个标记,隔一段时间后,回头再看。

[tags]graduation, try globalizati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tags]

Tags: , ,

换手机了

用了两年零四个月的手机终于宣告退役,我们也告别Cingular,转向了Verizon。据说CDMA的幅射比GSM小不少哦,当然,还有verizon只要求签一年的合同,而Cingular要求两年的。这样可以更频繁得更换手机啦,:P。 从amazon买的,今天到了,折腾了一番,保留了原来在Cingular的号码,具体流程看这里 (从2004年11月起,FCC允许用户保留原来的电话号码,即使变更了carrier,可以看这篇文章的说明)。 我们属于比较盲目的消费者,买之前也没有什么心仪的对象,就是买的时候现挑,也没看看review,研究研究specification,觉得大概可以,就稀里糊涂得买下来了。

现一现新手机 (不是自己照的,网上扒下来的)

我的LG VX9800




有点沉,电话打长了估计手会酸。这个手机非常适合发短信,可惜在美国(至少在我们居住的农村)没啥人发短信。一些花哨的功能 (比如放video clip),可惜我们交不起服务费,估计也用不上了。 就是杀牛刀被我拿来杀鸡了。 和Mcdull说了一下,他强烈认为我也应该买一个Razr。

gf的Moto Razr v3c pink



这个手机倒是非常的轻巧可爱。

另外还试了一下两款手机的bluetooth功能,连上一个bluetooth耳机,还是挺有意思的,看来我可以脱离一手打电话,一手握方向盘的危险驾驶生涯了。

美国手机赶时髦方面一般比国内落后不少,估计在国内已经烂大街了吧。

[tags]CDMA, sovaldi Cell Phone, GSM, LG VX9800, Motorola Razr v3c[/tags]

Tags: , , , , , ,

还是手痒,拿着刚装好的Google EARTH操练了一番,谋杀了不少时间。

先想找找在昆明的家,可惜不在地图范围内,而我的高中却恰好在边缘部分,有幸可以清楚得看到。

然后,是下一站,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生活了3年的清华24#楼。我的方位感一向不佳,清华的兄弟们帮忙看看有没有搞错。
没搞错的话,往右一点点,就是15食堂和14食堂。怀念15食堂阿,当年怎么这么多埋怨呢,真是要吃多了Burger King才知道当初的生在福中不知福阿。最近在看世界杯,无比的怀念当初和兄弟们在24号楼看2000年欧洲杯的日子。

下面这张是清华大礼堂,前面的草坪,学堂,一教,二教,背后可以看见图书馆,甚至还有西操。

主楼,以及东门的新建筑群。

这是现在的办公室的所在地,窝在这里好几年了,挣扎中…

现在住的apartment,我就在正下方,向我开炮……………………

[tags]Google[/tags]

Tags:

夜复一夜

一不注意,调完程序,又是凌晨3点多快4点了。

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习惯在夜里工作,或许是安静吧?也或许就是我生物钟长期混乱的结果。上周四晚上,一堆朋友鼓动去看X-Men 3的零点首映。结果看完出来,凌晨2点左右,大家都已经困得不行了,而我正好在清醒时段。

很多人都会觉得我很忙,但是也没发现我忙出什么成果;约我出去玩,我也总因为忙而经常推脱。其实主要原因是每天我们同时清醒的时间的交集太小。

别人都是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而我的是夜复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如我这般度日的(哦,应该是度夜)?

希望能有变化,早日过上健康的早睡早起的生活。

Tags:

BBS这个东西,是最最消磨时间的,是最难戒掉的。从我的个例来看戒掉BBS是基本不可能了,从第一次上BBS到现在都快9年了,怎样的一段时光阿。

而最近半年越来越发现,水木是个灌水交流的好地方,是放松心情的好地方,但是不是获取信息的好地方。也就是说,相比Blog+RSS等等,BBS的信息含量,和信息获取速度,都挺有缺陷。

最近,实在是有点忙,在难以割舍Blog的情况下,决定在世界杯之前从水木BBS戒网数周。(世界杯的时候,边看球边灌水,还是很过瘾的,:P)

Tags:

Creep

这几天,总在车里听一首老歌(谁能推荐一点新歌给我阿??)– Radiohead的Creep。据说这首歌在92年刚release的时候,BBS Radio 1只放了两次,就把这首歌拿掉了,因为实在是太压抑和低沉。多年以前,我开始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到多少压抑。我喜欢伴随着主唱静静的声音,静静的配乐,在一句”You’re so fuckin’ special”之后突然噪音大作,吟唱变为呐喊。在噪音的暴风雨中几起几落,最后又回到最初的沉静,继续用疲惫敏感的声音,唱完重复了暴风雨中唱过多次的句子:”What the hell am I doin’ here? I don’t belong here”。这样的歌声,这样的音乐,这样的噪音,这样的歌词,是那个时候的故作颓废的我无法不喜欢的,无法不沉醉的。它直接引导我进入了后来冰冷的OK Computer的世界。

多年以后的现在,如果我还在这里说”What the hell am I doin’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多少有点悻悻作态,或是对自己的生活的不负责任。但或许我心底多多少少还有这样的声音? 或许是我已经不再有勇气去问这样的问题,说这样的话,在不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什么的时候。无论如何,我们每个人心里肯定还是藏有着这么一句:“I wish I was special”。

到目的地,熄火,音乐停,下车,关上车门,生活继续。


Creep

When you were here before,
Couldn’t look you in the eyes
You’re just like an angel,
your skin makes me cry

You float like a feather
In a beautiful world
I wish I was special
You’re so fuckin’ special

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I don’t care if it hurts,
I wanna have control
I want a perfect body
I want a perfect soul

I want you to notice
when I’m not around
You’re so fuckin’special
I wish I was special

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ohhhh, ohhhh

She’s running out the door …
She’s running out
she’s run, run, run, run…
run…

Whatever makes you happy
Whatever you want
You’re so fuckin’ special
I wish I was special

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
What the hell am I doin’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I don’t belong here…

Tags: ,

失眠

Zeal is Sleepless Again

和失眠斗争了很多年,还是逃不出这个圈。今夜,又一次失眠。

所幸现在的学院生活不要求朝九晚五,但也或许就是这样的生活导致了我混乱的生物钟。

从高中起我就饱受失眠之苦,从那时候起,我就不能深夜忍受嘀嘀嘀走个不停的钟。我可以把钟关掉,或者拿到其他屋子,但是我不能让楼下的烧烤摊不要发出任何声响,于是,我只能忍受。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电脑为何物,所以我不能像现在一样将失眠归咎于电脑。那时候,我还真的很年轻,虽然睡不好,但是第二天上课还真没打过磕睡。

我会失眠,但是,我的另一个特点是特别擅长在白天睡回笼觉,可以一次一次的回笼。很多时候,我都会觉得睡回笼觉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带着失眠,带着回笼觉,我上了大学,我住进了集体宿舍。于是,我需要忍受同屋们的闹钟的嘀嘀嘀,忍受呼噜声,忍受半夜的应急灯的灯光。辗转反侧的时候,就不由羡慕同屋们碰到枕头就能睡着的本领(据说,这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那个时候,我们夜里是要断电熄灯的,所以我也怪不了电脑。那时候,还是年轻,学会在桌子上趴着睡一会儿就能顶好久。

刚到美国,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一个房间,有那么一段时间,我觉得我不失眠了。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朋友又跟了上来,直到今夜。现在,我将失眠都归咎于电脑。可是,电脑其实也是失眠时候的良伴。这不,我刚刚去另外一个屋,把我故意留在那里的laptop,那了过来,敲进了这篇blog。

现在,凌晨3点。

Insomnia Attachks Zeal

Tags:

星期一都快过完了,突然想起总结一下上个周末。

原本的计划是刻苦学习两天,因为觉得时间好紧迫,同学都结婚买房子了(比如,王胖),偶还在这里磨洋工。 而历史告诉我们,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这个周末也不例外。

周五晚上去电影院看了MI3,周六一觉睡到中午。起来以后blog一番,然后洗洗衣服,在水木灌灌水,同时用电脑跑跑实验。心想,还有星期天呢,星期天抓紧就好啦。周六晚上上床睡觉,继续抱着laptop耍,不知不觉到了凌晨两点。突然想起就快放The Da Vinci Code了,据说有很多宗教内容和迷题,万一想去电影院看又看不懂,岂不很郁闷。于是,在网上搜出一个中文译本。心想,扫扫吧。一扫扫到早上5点多,窗外的小鸟都在叽叽喳喳乱叫一气了。悻悻得关灯睡觉。

结果一觉起来,又是中午了,惭愧了一会儿。想起昨晚看得书,小回味一下。开篇到中篇很吸引人,迷题阿,对历史,宗教的颠覆,为最出色的天才Da Vinci安上的新故事,挺过瘾。到了后面收拢,感觉搞了半天,这么大一个舞台,就是这么几个人的事,有点不畅快。所谓的几千年的秘密也就那么回事,小题大作了。另外,主角塑造得没什么个性魅力,基本靠对历史颠覆的悬念来支撑。最后也就草草收尾了。不过,作为畅销小说,这样也就可以了,不用要求太高,更何况翻译还会损失不少呢。把几个trailer弄出来看看,觉得里面的几乎每个镜头,书里都写了,估计是忠实原著的。呵呵,那么我的目的达到了,看电影的时候不至于看不懂了。

写了会儿程序。应大家要去,决定去Delaware City买螃蟹。那里有家附近挺著名的crab house,可以买到blue crab,很受欢迎。驱车到了那里,打了一通电话,问有没有人要带的,一下子买了9打(108将,哈哈)。美国鬼子算帐也真奇怪,买6打和买9打的价格差不多,当然买9打了。另外,卖螃蟹得说 1 bushel = 4 and half dozens,回来查了字典也没搞明白,反正我们算是买了2 bushels。

买了螃蟹,又顺道去farmers market买点菜。然后一路回奔,去发送螃蟹。这家一打,那家两打的。终于回到家,把螃蟹送到CQ家,又她们负责烹饪,我们就等晚上去吃。稍事调整,一堆人聚在CQ家吃螃蟹(清蒸的,香辣的),喝酒吃菜,外加闲聊。一晚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螃蟹,喝了多少葡萄酒啤酒,还消灭了无数西瓜。挺畅快,但是隐隐觉得,貌似周末没了。

晚上回到家,酒上脑,睡觉。周末,over。

教训:
1. 睡觉不要带laptop,一定要把laptop留在另外一个屋。
2. 吃螃蟹是很花时间的。
3. 有待总结….
4. ……

Tags:

记得在清华的时候,一个宿舍6个人(男生宿舍),三张两层的床。到了大三左右宿舍电脑剧增,几乎达到每人一台。于是所有桌子被征用,然后还另外添置电脑桌若干。宿舍内几乎没有活动空间了。到了夏天,就更加苦不堪言阿。

今天,无意在一个网站看到这种Computer Bed。比较搞。

Computer Bed

Computer Bed
如果能够改良一下:首先改成是双层的,保证下面那层能switch (要上面那层也能switch就不太现实了);其次,俺们大学时代只能勒今裤腰带消费一下中关村的组装机,笔记本是消费比起的,所有下面那快得能放得下硕大的机箱和显示器,还能仍然自由切换。
:P

纯属瞎说,自娱自乐。

Tags: ,

早上起来看见Technorati GFWed at park17,虽然很习惯这类消息了,心里还是一寒。

不禁问Who’s Next? 人一般最关心自己,我马上想到的是,如果DH这个充斥着个人blog的host被GFW了怎么办? 我这个小破Blog,有67%的访问来自国内。绝大部分的搜索引擎reference来自baidu,:P。

这事,咱还真控制不了,听天由命吧。

Tags: ,

« Older entries